wow-zh-game-lore-short-story-shifting-sands-20160602-cn

流沙之战

作者:Micky Neilson

正午的太阳坚定地凝视着希利苏斯的流沙,无声地见证了众人在甲虫之墙外成群列队。

时间在流逝,尽管对于下面聚集着的人群而言,那个球体似乎已经停止下落,无情的热浪使得庞大的军队才一暴露就已经崩溃。

一个孤独的暗夜精灵正站在无尽的队伍中沉静地思考着。她的同伴正带着仰慕甚至崇敬的目光注视着她。在艾泽拉斯大陆上,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长相特征,从而很容易辨认出来——而每个种族之间的关系,例如暗夜精灵对巨魔和牛头人的仇恨,则要追溯到上个世纪之前。

无论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在那一天所有参加这场战役的种族对暗夜精灵有着共同的看法:尊敬。这位强大的女祭祀,就像高空中的烈阳一样,冷漠、无情、坚定。这几个月这些品质一直伴随着她,给予她力量来坚持,即使在一切看起来都已经失败,任务看起来永远无法完成,而且在她的同伴已经放弃时。

从守望者,时光之穴,到青铜龙,血领主、虫穴,以及流沙碎片和它们的看护者,远古巨龙,没有谁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利益。为了完成任务,它们会进行胁迫,发挥其创造力,以及偶尔彻底的暴力。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那件现在紧握在希洛玛手中的东西:流沙节杖,在上一个一千年里, 它一直在重组。

最后,所有的道路都通向这里,通向希利苏斯,通向圣甲虫之墙旁边。这里正是权杖被粉碎的地方。

希洛玛注视着天空,回忆起天空被巨龙遮蔽的日子。那时无尽的其拉虫人波浪式地淹没了暗夜精灵军团,希望越来越渺茫。在那可怕的几个月里似乎没有谁能够幸存下来.然而现在,她站在这神圣的古墙前。这些年在这场流沙之战中,他们依靠这座古墙生存了下来……

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和他的儿子瓦斯坦恩·鹿盔领导了对抗虫群的战争。他们选择了峡谷作战,这样两翼就免受到源源不断的异种虫的攻击。而希洛玛则靠近前线的后方,全力施展魔法。

范达尔和瓦斯坦恩带领着哨兵、丛林守护者、女祭司以及进行疗伤和施展魔法的德鲁伊们,向着峡谷口杀出了一条血路。好像每一片虫海被消灭,立刻就有更密集的虫海代替它们的位置,无休无止。自从异种虫入侵的消息第一次传到,范达尔也开始召唤援军,已经过去了几天的时间。

与此同时女祭司希洛玛和她的同伴们获得了召唤月神艾露恩的帮助的足够的能量,宛如圆柱形般绚目的圣光消灭了阻塞峡谷末端的虫海。

忽然间,漫天遍野传来嗡嗡作响的声音。其拉飞虫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在天空,飞跃峡谷边缘,直冲峡谷底部,冲击德鲁伊们的后方阵地。

范达尔带领前线地面部队,跨越厚厚的虫尸从峡谷向长驱向前开阔的沙源。天空中充斥着其拉飞虫的低鸣声,飞虫们展开利爪俯冲而下,开始了凌厉的攻击。范达尔压制着虫海帮助后方部队散开。

希洛玛望向远方的一座山丘,陆地上的虫海蜂拥而上,密密麻麻地蠕满了整座山丘。一个高大的怪物缓缓的进入视野,挥舞着利爪,步步逼近,对其他虫族士兵下达着命令。

在虫群的嘈杂声中,有一个声音仿佛在负责指挥的战士出现后不断的被重复:拉贾克斯、拉贾克斯……然而希洛玛并不了解其拉虫族的通讯方式,她想知道那是否是那个生物的名字。

当另一波虫海临近之时,巨大的号角声从东到西响起:大量的暗夜精灵军团从东西两个方向杀入了战场。随着一声令人胆战心惊的怒吼,范达尔和瓦斯坦恩率领暗夜军团直突虫海的心腹地带,两翼到达的暗夜援军也开始冲击虫海侧翼并成功合流。

希洛玛觉得胜利在握了,然而夜晚的阴影开始延伸,白天变成了黑夜,战斗仍在继续。战场中间,范达尔父子军团与虫族将领展开了拼死搏斗。

希洛玛勉强地避开飞虫数次攻击,看了看范达尔将军和他的儿子与将领激战的地方。虫海的数量越来越少,虫族将领似乎也意识到这点,他纵力一跃,跳上了范达尔发现他山头。 从那里他发现虫子们在快速消退。

夜晚到来,暗夜精灵们开始休息。范达尔知道其拉虫并未被完全消灭,他在等待着次日黎明战斗再次展开。希洛玛整个晚上都没睡好,战斗的喧闹声仿佛一直萦绕在她的耳边,虽然周围是出奇地安静。

早晨到来,暗夜精灵部队开始集合,准备向远方的山丘推进,然而周围却是令人不安的寂静。希洛玛扫视了整个地平线,没有发现虫子的踪影。范达尔正要下令推进时,新的噩耗传来了:南风村遭到攻击。

范达尔考虑将部队拉到村子进行防御,但是这样的话前线就会中门大开,难以抵挡残余的虫子冲击。没有人能确定还有多少虫子存活,甚至是否看到了这个昨天他们所击退的这个新出现的种族的全貌。

瓦斯坦恩猜到了他父亲的想法,建议他的父亲带着大部队留守前线以牵制前方的虫子,而他愿意带领一支先遣队前往南风村探明情况以及救援。

旁边的希洛玛听见了父子交谈的剩下的部分:

“这是个可行的策略。”大德鲁伊说道。

“当然我们不能冒这个险,父亲。”瓦斯坦恩说。“让我去。我会去保卫村庄,获得胜利,为你的荣誉而战!”

大德鲁伊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安全地回来比一切都重要。”

瓦斯坦恩很快就集合了一只队伍,范达尔目送他日子离开。希洛玛的心中总觉得惴惴不安,军队力量分为了两股,但她也明白这次行动的重要性。

接下来的几天里,希洛玛和其他人与一波接一波的异种战斗,他们从散落在整个大陆上的巢穴中涌出。然而却还是没发现其拉的踪迹。一个可怕的念头传遍了希洛玛全身,她的皮肤开始发麻,这些虫子的主人到现在还没现身,一定不是个好兆头。她开始担心瓦斯坦恩的命运,每一天在持续的屠杀间短暂的平息时,都有那么几次,她都能看到范达尔安静的望向地平线,焦虑的等待着他儿子的归来。

第三天正午,其拉军团再次出现了,数量也更加惊人。再一次翅膀震动的声音搅动着整个天空;再一次一望无际的虫子部队覆盖了整条地平线。他们在范达尔和其他人前面展开,就像一朵巨大的乌云带来的阴影,遮挡了阳光,然后停止了动作……

他们等待着。

暗夜军团也迅速集结成列,范达尔化站在队伍的最前列,猛禽德鲁伊在头顶盘旋,利爪德鲁伊们变身为熊形态,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方。过了一会,虫海忽然分出一条路来,笨拙的其拉将军出现在大家的眼前,他的利爪高举着一副受伤的身躯。他走向虫群的阵线前方,高举瓦斯坦恩·鹿盔让全部人都能看清楚。

不安传遍了整个队伍。希洛玛的心在下坠。范达尔一言不发地站在队伍前列,他知道南风村已经陷落了,他的儿子很可能已经死亡。他开始诅咒自己的错误决定,心里也因为恐惧、愤怒、沮丧而发冷。

在拉贾克斯将军的利爪中的瓦斯坦恩开始挣扎着并对将军说着什么,只是距离太远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范达尔立即从迷茫中挣脱出来,带领着暗夜军团冲向将军,但距离是如此的遥远……即使将军没动手,希洛玛也知道他们根本来不及拯救瓦斯坦恩。

拉贾克斯举起他的另一只手,插入了瓦斯坦恩带血的躯体之中,并开始施力挤压……最后年青的暗夜精灵将领被一下撕成了两半。

范达尔停住了脚步,颤抖地跪倒在地上,激愤的暗夜军团没过了范达尔的身边。最终两军开战了,一股沙暴从东边袭来,挡住了所有的光芒;令人窒息而沉闷。希洛玛感到狂风使她的移动趋于停滞。她尽力闭着双眼。她尽力挡住双眼,风声强烈地振动着她的耳膜,盖住了战场的厮杀声和同伴临死前的怒吼。

透过混乱她看见了拉贾克斯将军那朦胧硕大的身影,就在她的不远处,就如同收割机般一排排地砍过暗夜精灵们的身体。接着她听见了范达尔的声音似有似无的穿过风暴,命令部队后撤。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非常快,虽然也是好几天的时间:范达尔带领暗夜部队撤离了希利苏斯,穿过山口向安戈拉环行山撤退。异种虫与其拉部队一直紧跟着他们,毁灭着失去了大部队保护的士兵。

部队进入在安戈拉环行山后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传言当暗夜精灵部队穿过环行山边缘的时候,其拉虫族就撤退了。大德鲁伊将残余力量聚集在环行山的中心坚守。最终,在一系列战斗,逃跑与死亡后,短暂的平静到来了。暗夜精灵遭受了巨大失败,范达尔鹿盔的举止也已经不可挽回。

希洛玛望着正在火羽山上站岗的范达尔,大德鲁伊正望向远方,火山口的蒸汽不时从他身后喷发,橙色的熔岩光芒照亮着他苍老的脸,但那张坚毅的面具已经隐藏不住他内心巨大的痛苦——当父母失去他们最亲爱的儿女时才能体会到的痛苦。

希洛玛对其拉虫族的突然撤退仍然感到不解。她想的愈多,就愈加回忆起那个围绕环形山的传说,谣传环行山是远古时代创世神们的杰作。也许他们仍在监视着这片土地。也许他们的祝福仍环绕着这片区域。无论如何,有一点是确定的:如果再不制订计划阻止虫族前进的步伐……

卡利姆多将永远沦陷。

流沙之战持续了数月,漫长而痛苦。尽管希洛玛设法应对接连的战斗,但是暗夜精灵总是处于防御状态,以少敌多,一次次被击退。

近乎绝望的范达尔向难以捉摸的青铜龙军团寻求帮助。最初遭到了拒绝,直到猖狂的掠夺者其拉攻击到永恒之王诺兹多姆的家园时光之穴,事情才有了转机。

诺兹多姆的嗣子阿纳克洛斯同意召集青铜龙军团对抗肆意掠夺的琪拉。于是所有最强壮的暗夜精灵勇士们和青铜龙军团集结在一起,发动了一场希利苏斯反击战。

尽管有了青铜龙军势力的支持,但其拉虫族和异种蝎的数量决定了它们是不可战胜的。 所以阿纳克洛斯继续召集其他的龙族子嗣加入战斗:绿龙伊瑟拉之子麦琳瑟拉;红龙阿莱克丝塔萨之子凯雷斯特拉兹;蓝龙玛里苟斯之子亚雷戈斯。

龙族与会飞的其拉虫族在希利苏斯的晴空中交战,与此同时所有暗夜精灵也开始涌入希利苏斯沙漠展开地面进攻。即便如此,其拉虫族和异种蝎的数量似乎无穷无尽。

希洛玛后来听见了龙族的密谈,它们从远古半神城市上空看到其拉虫族不断地涌出,看来问题非常棘手:这暗示着虫族猛攻背后存在着更古老、更恐怖的力量。

或许,正是这个真相促使和范达尔最终制定出了这个背水一战的计划:为了控制城市中的其拉虫族,要建立屏障来禁闭它们,直到找到更好的策略为止。

在四个龙族的援助下,向城市发起了最后的进攻。希洛玛行军跟在范达尔的后面,同时不断躲避天上掉下来的其拉虫族的尸体。在高空中,龙族正迅速地干掉虫族士兵。暗夜精灵和龙族共同构成一个移动的围墙,迫使其拉虫族回退到其拉城市。

但是接近城门时,形势发生了逆转,这是联合势力所能达到的最后底线。迫使虫族再向后退断不可能。麦琳瑟拉、凯雷斯特拉兹、亚雷戈斯决定逼入城中,尽量延长压住其拉虫族时间,以便阿纳克洛斯、范达尔及其他的德鲁伊和女牧师能建起魔法屏障。

于是三个龙族及其盟友义无返顾地冲进了其拉虫海,攻入了其拉城内,希望他们的牺牲不会徒劳无功。

在城门外,范达尔号召德鲁伊们集中他们能量,而阿纳克洛斯则召唤魔法屏障。越过城门后,随着其拉虫族涌来,三个龙族后裔淹没于势不可挡的虫海中。

希洛玛集中能量并召唤月神艾露恩的祝福,与此同时,屏障在眼前竖立,沙漠下的岩石、石块及根茎形成了一堵坚不可摧的深奥盾牌。尽管飞行的虫族士兵试图飞越屏障,但却遇到了无形的障碍而无法通过。

其余在围墙外面的其拉虫族迅速地被歼灭。其拉、暗夜精灵、龙族的尸体遍布于血腥的沙漠。

阿纳克洛斯示意正在他脚下爬行的圣甲虫开始蔓延。正如希洛玛所看到的,铸成的雕像开始凝固、然后慢慢变平,最后变成一座金属钟。石头开始移动到围墙附近,最终形成了放置钟的平台。

然后,巨龙走到其倒下盟友的断掉的肢体旁。他拿起破碎的肢体,念了一些咒语,随后肢体变成了权杖。

青铜龙之子告诉范达尔,任何想穿过魔法屏障访问远古半神城的人,仅需使用权杖敲打那座大钟,大门就会打开。然后他将权杖交给了范达尔。

范达尔低下了头,他的脸因为耻辱而变得扭曲。“我不想再和希利苏斯、其拉、尤其该死的龙族有任何关联!”说着,他将魔法工具掷向魔法门 — 就在那里变成了碎片,随后他离开了。

“你为了维护尊严而打碎我们的盟约?”巨龙质问。

范达尔转过身回击说。“我儿子的灵魂从这场虚伪的胜利中得不到任何安慰,巨龙! 我要他回来。即使花上千万年,我也要我的儿子回来!”然后,范达尔大步从希洛玛身边走过…

… 即使是现在,在希洛玛的记忆里,那些千年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仍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从卡利姆多涌来的人群都在注视着希若玛,静静等待着。她朝讲台走去,穿过人类、牛头人、侏儒、矮人、甚至是以前对抗的而现在为了终结其拉威胁而团结到一起的巨魔。

希若玛站在台阶底部,深深地吸了口气。她爬到平台的顶部,犹豫了一会。然后,用力一挥,权杖撞到了远古半神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