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魔兽》七大主创 “我们以《指环王》为标杆摸索新方法”

exclusive-interview-with-world-of-warcraft-seven-creative-20160612-cn
稿源来自电影时光网
魔兽》终于在今天登陆内地银幕了,时光网两地专访七位主创,他们讲述的点点滴滴会让你更清楚地了解到这部电影的真实一面。

  时光网特稿 魔兽迷等待了十年之久的电影魔兽》终于在今天(6月8日)登陆内地银幕了。与以往很多大片的待遇不同,这一次,内地观众终于领先北美观众走进影院,主创们也都把中国作为主要宣传阵地。早在北美首映礼之前,邓肯·琼斯就带着吴彦祖宝拉·巴顿来到北京,在这里逗留了两天,除了出席了盛大的发布会之外,还到北京电影学院与同学们交流,去三里屯参观了魔兽主题展览。没能来到北京的“洛萨”崔维斯·费米尔和“杜隆坦”托比·凯贝尔等人也在洛杉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在我们采访到的七位主创中,既有邓肯·琼斯这样的十年资深玩家,有宝拉·巴顿这样完全没接触过魔兽的菜鸟,也有吴彦祖这样被老婆大人拉进坑的新粉丝——在这个剧组里,主创们对于魔兽这个大IP的认知程度其实与观众是一样的。但谈到拍摄魔兽的感受,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表示,“非常难忘”。

吴彦祖在对我们描述拍摄动作捕捉的场面时,总是说得眉飞色舞,这是他第一次尝试动作捕捉,扮演古尔丹一直要蹲马步,拍完戏大腿和屁股都胖了一圈。饰演迦罗娜的宝拉·巴顿戏里是个女汉子,戏外却是个十足的软妹子,说起每天化妆三四个小时,又要戴着獠牙讲台词这些拍摄日常,她都像在讲一个有趣的睡前故事一样。她也特别感谢了邓肯·琼斯能够为她这个门外汉指路,带领所有演员们走进魔兽的世界。

《魔兽》早已经超出了游戏范畴,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能把这样史诗级别的故事和宏大项目搬上大银幕,就像邓肯·琼斯所说,“这样的机会可不是随便就有的,我不会拒绝。”他在采访中经常把《指环王》作为参照物,在他看来,《指环王》树立了一个标准,让人们知道奇幻片该是什么样子。但是“我们要在以它为标杆的同时,去走一条不同的路。”

当我们问邓肯你是支持部落还是联盟的时候,他笑着说“我现在已经不被允许回答这个问题了。”他表示自己需要做好主持大局的工作,多在兽人身上倾注精力,让他们跟人类保持平衡,以免观众一边倒。“但是你花了太多心思在兽人身上,现在观众反而都倒向他们了。”邓肯听到此处哈哈大笑起来,带着一点无奈和骄傲表示,“看来下一部我们要把关系再调回来了。”

是的,这一部《魔兽》仅仅是个开始,即将打造的“魔兽三部曲”将会展开更多的故事,掀开这个奇幻世界的更多神秘角落。不过在那一切发生之前,邓肯和他的团队需要先接受观众的严格检阅,或许这七位主创讲述的点点滴滴,能让你更清楚地了解到电影《魔兽》的真实一面。

专访导演邓肯·琼斯
“我想让观众有置身战场的临场感”

邓肯·琼斯想要以《指环王》为标杆,打造出不一样的奇幻大片

邓肯·琼斯想要以《指环王》为标杆,打造出不一样的奇幻大片

Mtime:观影过程中我发现有些战斗场面的镜头比较晃,还有第一视角镜头等等,有种纪录片的质感,这是否是你想特意强调的?
邓肯·琼斯:没错,我想让观众有置身战场的临场感,彼得杰克逊的《指环王》系列让观众对奇幻片有了很高的评判标准,他的电影中经常会出现气势恢宏的俯冲镜头,让你看到下方波澜壮阔的战场,但我们想做出我们标志性的战斗场面,把镜头摆在战场之中,让你感到战斗非常庞大,但你可以近距离去欣赏。
Mtime:你近期的采访中经常会提到彼得杰克逊,他和他的作品对本片有什么影响?对你作为导演又有什么影响?
邓肯·琼斯:当他拍完《指环王》三部曲,他重新定义了奇幻片的规模、可信度以及特效,他为奇幻片立下了一个标杆,此后的每一部奇幻片导演,都是在努力追赶他的步伐,所以你也许没必要去复制他的风格,但你要尊重他的成就,虽然在本片中,我们设法摸索新的拍摄方式,但我们一直是以他的电影为衡量标准的。
Mtime:和维塔工作室、工业光魔这两大业界顶尖特效公司合作感觉怎样?他们各自负责什么?
片场上的邓肯·琼斯

片场上的邓肯·琼斯

邓肯·琼斯:我们很幸运,这是世界上最棒的组合,工业光魔的技术很棒,维塔能够打造最华丽的实体盔甲、武器,让它们看上去仿佛来自一个真实的世界。维塔主要负责实体道具,我们的盔甲、武器,这是维塔主要负责的两大块,工业光魔则包揽了所有的数字特效,兽人的制作,环境的制作,这就是它们的分工,一个做实体,一个做数字。

Mtime:在你之前的科幻片《源代码》《月球》中我们能看到鲜明的个人风格,但《魔兽》注定了就是一部商业大片,你要如何在保证大片基调的同时,保持你的个人特色?
邓肯·琼斯:这就是我自己的战场了(笑),从一开始就是个挑战,但我早就知道会面临这样的难题,我也知道既然他们愿意让我来执导,那他们肯定也对我的导演风格感兴趣,希望我能给这些角色增加可信度,给他们带来一些人性。
Mtime:要给一款非线性游戏加入一个线性故事,你是从哪些地方获得故事灵感来源?
邓肯·琼斯:从游戏方面,我们回归到第一作,第一款魔兽游戏是一款即时策略游戏,推出于大概二十年前,叫作《魔兽世界:人类与兽人》,这是人类文化与兽人文化的第一次碰撞,这应该是比较合理的设置,作为第一部电影,先让不熟悉魔兽世界的观众了解这两种不同的文化,还有这个名为艾泽拉斯的世界,现在他们要共存,两族之间爆发了各种冲突。
Mtime:是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要拍摄三部曲吗?
邓肯·琼斯:拍摄的时候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拍摄这种规模的电影,大家都希望有机会拍续作,所以我想,如果要拍续集,那我们在这部电影中就做好一些铺垫,以便能在续作中延续,所以这点我们做得很好,比如本片中有几个非常年轻的角色,但在第二部和第三部中,他们将会成长为非常重要的角色。
Mtime:特效方面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有没有你不曾预料到的问题出现?
邓肯·琼斯: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出乎意料,影片的一切都取决于我们能否找到技术突破口,为兽人提供特写,我们有很多方法来实现这个目的,要么用电脑特效,要么用特效化妆,我们有不同的解决方法,但我们知道的是,因为我重改了剧本,故事中将会与大量的兽人角色戏份,我要能够给兽人漂亮的特写,让观众能够投入其中,与这些角色产生共鸣,所以我们选择了动作捕捉,通过专门的面部动作捕捉来表现这些角色,因为现在的技术已经有这个能力。工业光魔掌握了最先进的技术,让托比·凯贝尔,罗伯特·卡辛斯基这些演员能展现最细微的面部细节,摄影机能抓住这些细节,然后转化到虚拟角色身上,你会觉得非常逼真,你会觉得这些角色就是真人。
Mtime:魔兽游戏的原声也是一大亮点,在为本片打造原声时,你的要求是什么?
邓肯·琼斯:游戏的原声气势恢宏,这是我们想要抓取的特色,我们找到拉民·贾瓦迪《权力的游戏》的音乐就是他制作的。拉明很有才华,他明白粉丝,我自己就是一个魔兽粉,我需要听到游戏原声的那种感觉,与此同时,《魔兽世界》这部电影又是全新的原创作品。拉明时不时地致敬游戏原作,同时又为我们的电影打造了自己的音乐词汇。
Mtime:近年来很多游戏改编电影,但成功的寥寥无几,你觉得这一类型电影的困境在哪里?
邓肯·琼斯:过去有很多漫画改编电影也不是很好,然后漫画迷们长大变成了导演,这对电影的影响很大,漫改电影变得更加有趣也更有深度,游戏改编电影也是如此,过去拍摄游戏改编电影的导演或许对游戏原作并不感兴趣,他们缺乏激情,看不到原作的乐趣所在,但我和这些拍摄人员都是魔兽的真爱粉,我们知道粉丝喜欢的是什么,我们能找出方法把它融进电影里。
邓肯说现在他已经不能透露自己支持哪个阵营了

邓肯说现在他已经不能透露自己支持哪个阵营了

Mtime:问个比较私人的问题,作为魔兽粉,你自己是站在人类这边还是兽人这边?
邓肯·琼斯:现在他们不让我回答这个问题了(笑),我就是裁判,我是导演,我两方都要关心,一视同仁。
Mtime:两方阵营都有大量的粉丝,那你要如何让两边的粉丝都满意?
邓肯·琼斯:观众会在影片中找到许多熟悉的东西和地点,我们给兽人的戏份多一点,也许是因为它们不是人类,我想让观众更关心他们一点,给他们些补偿,片中有很多的地点,魔兽的玩家一定会非常熟悉,特别是在联盟的地盘,像暴风城,王座室,或是小酒馆,很多地点都会让观众有种回家的感觉。
Mtime:你有没有想过就是因为对兽人的处理太到位,可能观众都站在兽人这一边了……
邓肯·琼斯:哈哈哈,这让我想起来当时《弗兰克斯坦》刚出来的时候,弗兰肯斯坦是怪物,但随着这个系列越出越多,人们意识到其实弗兰肯斯坦才是观众关心的对象,或许这部电影也是一样。
专访“古尔丹”吴彦祖
“在片场人类和兽人演员就已经分阵营了”
饰演古尔丹的吴彦祖

饰演古尔丹的吴彦祖

Mtime:我知道你对古尔丹做了很多研究,饰演这个人物对你来说最大的难点是外形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吴彦祖:因为你要演一个那样的怪兽的角色,你要找到人性的一点,让观众有同感,这个电影不仅是给玩游戏的人,你也要给普通的观众看的,让他们明白和了解这个人很重要。为什么他是这么坏,为什么会用那个魔力来做事情?他是一个比较特别的角色,所以要找到那些点,我会跟导演聊天,看网上的一些资料,还会跟老婆聊,这个角色是谁啊,这个人是谁啊,它跟那个人有什么关系,我太太都知道。之后我们去orc-school(兽人训练班)跟一个特别优秀的动作教练学习。所有的身体语言,他的手法,他的走路都是我来做的,脸上的表情都是我做出来的,所以我们要通过那个五个礼拜的训练班来学怎么去变成一个兽人。
Mtime:所以是所有演兽人的演员在一起去学吗?
吴彦祖:我们有五六个人天天在一起练,好玩好玩。通过那个学校,开拍之后是真的人类跟兽人有分别的,可能是熟了那么多个礼拜了,我们就变成一帮朋友,然后我们一看到人类的人我们就(转头),说别理他们了,别理他们了。
Mtime:在片场就已经分了两个阵营?
吴彦祖:对,分得很清楚。因为他们早两三个小时到现场,化妆,贴胡子,穿盔甲,我们不需要,我们每天都很舒服,他们穿着盔甲就不能坐,我们就这样坐,因为要是出来的话身上的东西可以脱掉,但是他们不可以,所以他们有点妒忌我们这么舒服。
Mtime:这是你第一次尝试动作捕捉,跟你之前想象的一样吗?

《魔兽》中文角色特辑之吴彦祖

吴彦祖:之前因为从来没有过这种经验,其实接这部戏主要就是因为动作捕捉,我想试试看这个技术,虽然在亚洲有,但是没有这么成熟,我觉得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挑战,是完全用另外一种方法或者是方式来演戏。平时我准备一个角色是内到外来准备,我要知道他的背景,他的人生经验,知道它会变成你现在看到的一个人,但是这个完全相反的,我们是从外表,告诉我它的内心世界是怎样的,所以是相反的一个方法。
动作捕捉穿的那些东西是很奇怪的,第一天和第二天觉得很不舒服,但是过了两天之后,就完全习惯了,就完全没有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而且觉得特别自由,你就是演戏,没有其他的包装。
Mtime:我知道你有说这次很开心能够消失在这个角色背后,你只想着表演就可以了,不用担心你的外表,但是会不会担心不光是你的外表消失了,你的表演,你的演技也会跟着一起消失呢?
吴彦祖:一开始有这种紧张,但是我们还没有开拍之前,导演做了一个30秒的片断,(杜隆坦)他们两个在聊天,他们说很想家,很想回家,那个角色流了一点点的眼泪,我看到那些大特写很像一个人,但是其实是怪兽,他的皮肤,那些眼泪都是很真的。我看完之后就相信了整个过程,我觉得这帮人真的很厉害。ILM这家公司十年前是做《阿凡达》,到现在这个技术跳跃到另外一个程度了。因为在这个故事里,兽人的故事是很重要,可能是比人类的故事更加重要,如果那个技术不能表达那种很真的感觉,那就很容易失败,整个电影就不成功。但是我看完这个30秒的片断,我就觉得相信了,完全放心了。
这是吴彦祖第一次尝试动作捕捉表演

这是吴彦祖第一次尝试动作捕捉表演

Mtime:听说在拍动作捕捉的时候,因为古尔丹走路的姿态跟别人不一样,所以你一直要半蹲着?
吴彦祖:对,是一个马步,还好我练了很多年的功夫,所以有经验,好辛苦啊。比如有一场戏,我没有说话,我要站在那里,我不是普通的站在那里,我要一个马步站在那儿等着人讲完,可能那场戏有4分钟、5分钟,我不能动。会有人在录你的所有动作,所以不能偷懒,因为在画面上可以看到,所以要这么努力地去做这个动作。我流了很多汗,屁股和大腿都大了很多。我记得我拍了大概一半了,我的裤子就穿不上去了,要换别的裤子,因为大腿和屁股变大了,因为马步做了四个月。
Mtime:我知道你拍香港动作片的时候也有很多的身体训练,比如前阵子在拍《飞霜》的时候,对身体的要求也很高。那这两种最大的差别在哪里呢?
吴彦祖:差别不是说你在拍动作打戏,我有一场跟别人打,因为你拍的是动作捕捉,古尔丹的手比我的手长很多,所以你要拟一个距离,你没有距离的话,超过了它就穿过去了。所以我们要看回放慢慢地找到那个距离感,拍的时候觉得特别假,不好看,但是在画面上是对的,所以你要离开你以前的经验,这完全是一个新的东西,感觉是不对,但是看画面的时候是对的,所以很多这种事情会发生。
Mtime:拍港片都要是实打实的。
吴彦祖:对,要很真,所有的东西是真的点到,才有那个感觉,但是我们拍这部戏,虽然感觉是特别假,但是结果是很真的。
Mtime:之前你拍《飞霜》还受了伤,许多打戏其实都很危险的,现在做了爸爸之后,在选择片子上会不会顾虑多了些?
吴彦祖: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你说危险的那些动作,我不会想那些,因为看一个剧本的时候,你对这个东西有没有感觉,如果那些动作让你很兴奋的时候,你不会想好危险,我不会拍。不过是因为现在有了女儿以后,我可能考虑会拍一些儿童片,以前完全不会考虑,反正是相反的,我还是会拍我自己喜欢拍的东西,以后都会考虑拍一些为了她的电影,我大部分的电影,我以前拍过的,她现在不能看,尤其是这个也不能看,太多的怪兽,太多令她很怕的东西。
专访“洛萨”崔维斯·费米尔&“杜隆坦”托比·凯贝尔
“多亏了技术的帮忙,我们可以面对面地表演”
“洛萨”崔维斯·费米尔

 “洛萨”崔维斯·费米尔

Mtime:邓肯称这就是一部展现了战斗双方人道精神的战争片,你觉得这是否能概括全片?
崔维斯·费米尔:确实如此,这两个种族必须要学会彼此信任,否则最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因为这里只有一个世界能够居住,如果不能信任彼此,结果就只有开战。
Mtime:罗伯特·卡辛斯基说当他第一次见到实体搭建的布景时,心跳的非常快,因为他是个魔兽迷,你们能够感受到他这种作为粉丝的激动吗?
崔维斯·费米尔:这些布景确实让人目瞪口呆,没有太过火,但非常震撼,你身后的那幅图,他们把卵石做成不同尺寸,幕后人员的辛苦付出从来没有得到人们的感谢。
Mtime:作为演员,了解自己所身处的场景环境是什么样子是否很重要?本片是否改变了你在这方面的想法?
崔维斯·费米尔:我也不知道,比如和托比对戏,他和他的角色一点儿也不像,但我总是喜欢看着别人的眼睛演戏,多亏了这次技术的帮助,我跟他能面对面的表演,他可以站在你面前。所以只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就可以了,他有双漂亮的眼睛,哈哈。
Mtime:托比,大部分观众是通过《猩球黎明》认识你的,能谈谈拍摄这两部电影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托比·凯贝尔:我很有幸通过《猩球黎明》开始接触动作捕捉,因为这两部电影在技术上非常相似,你是在为了其他演员而表演,虽然是在演自己的戏份,但你的表演能让演员们感觉自己是被一群猿猴包围、威胁。加里·奥德曼和我的那场对手戏,他想要拍真的,我们真的骑在马上,盯着他们。动作捕捉已经不一样了,以前是一群穿着灰色紧身服的人,给角色提供动作参考,现在我们是在现场捕捉,我们的表演已经变得非常重要,本片也是一样,人们想要看到杜隆坦皮肤之下的你的表演。我很有幸能参演《魔兽》,这是一部了不起的片子,动作捕捉在业界的地位将会越来越重,我相信如此。
▌专访“奥格瑞姆”罗伯特·卡辛斯基&“卡德加”本·施耐泽
“两大阵营的故事就像越共与美军的故事”
Mtime:邓肯称这就是一部展现了战斗双方人道精神的战争片,你觉得对于那些不熟悉魔兽系列的观众来说这是否能概括全片?
罗伯特·卡辛斯基: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这是一部忠于游戏原作的电影,像我这种游戏粉,肯定能在影片中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如果抛开其中的奇幻元素,关注这个类似越共与美军的故事,你会发现这就是一个战争故事,故事中的反派就是战争本身,反派之中也有英雄,两边都展现出了人道精神,如果你不了解游戏,对这片子不感冒,你只要把它当成一部精彩的战争片,你就会喜欢上它。

 

Mtime.com

Mtime:你觉得这个游戏系列经久不衰的秘诀在哪里?
罗伯特·卡辛斯基:这其中的原因成千上万,我和同一支三十多人的队伍,一起玩了十年的魔兽,所以我们之间有一种战友情怀,更重要的是,打游戏是一种非常私人的体验,不管流程多么雷同,你自己的感受是不同的,这是一个囊括了一切幻想元素的世界,玩家能在里面各取所需,不管是boss,还是团战,或是地下城,你总能找到给你归属感的地方,那些你熟悉的角色早已成为你的朋友。
Mtime:你们是如何展现出兽人的举止动作?
罗伯特·卡辛斯基:靠重量,兽人身上有着七百磅重的肌肉,所以我们有个专门的兽人训练营,拍摄前集训了一个月,泰瑞·诺塔里是我们的动作教练,他会指导我们如何演出重量感,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腰上绑个轮胎,就是用绳子拖着轮胎走,所以你身上会负重,坐姿也要体现出巨大的重量感,我们的动作要很慢,我们不会有快动作,手不会交叉放,我们要时刻记住自己有着巨大的体型。
Mtime:作为演员,了解自己所身处的场景环境对你们来说有多重要?本片是否改变了你在这方面的想法?
本·施耐泽:确实改变了我的看法,在此之前,大部分时间,我不想去知道这个镜头是什么样子,我只专注这个场景是什么情况,这是我唯一在乎的东西,我现在仍然坚持这种做法,但拍摄本片让我学到很多,我知道什么时候是靠我的表演来服务这个壮观场景,什么时候是靠壮观场景来服务我。我们会看很多的场景预演,以及这些镜头的草稿画,比如卡德加抬头看高塔,当我看着一头熊时,它离我有多近,这是我第一次要了解镜头,去看一些动画,我发现这非常重要,它能让你知道你在演什么,它能帮助你表演,让你的表演更加真实。
罗伯特·卡辛斯基:对我来说,我一定要了解得面面俱到,我要知道这个镜头,我要知道哪台摄像机对着谁,我们在做什么,我要知道背景里有什么,我要知道奥格瑞姆在这场戏里是什么样子。只有这样我才能让自己入戏,这只是我的方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我很喜欢拍摄的想象部分,我也可以关在房间里,仅凭想象就把电影演完,那会非常好玩,但我很高兴我们有实景布景。
专访“迦罗娜”宝拉·巴顿
“《魔兽》比《碟中谍4》的动作戏挑战更大”

 

宝拉·巴顿饰演迦罗娜

宝拉·巴顿饰演迦罗娜

Mtime:迦罗娜是个非常复杂的角色,对你来说这个角色最大的魅力在哪里?
宝拉·巴顿:扮演迦罗娜其实让我很害怕,但你害怕的东西正是你应该尝试的东西,我从中感到一丝兴奋。迦罗娜是半兽人,我不知道怎么去演,通常扮演一个角色,我会去现实中找参考,帮助我塑造角色,所以这个角色很特别,很有挑战性,然后还有身体上的挑战,影片对我的外形有要求,另外,我觉得大部分角色能做到的事情,我也应该要能做到,所以迦罗娜很有挑战性。
Mtime:这个角色的动作捕捉不多,主要是特效化妆,相比于那些动作捕捉的兽人角色,你觉得你的好处在哪里?
宝拉·巴顿:对我来说确实有好处,没错,想到每天长达四个小时的化妆就让人害怕,但我真的很喜欢,即便是我走进片场的那一刻,我还是很害怕,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希望自己演对了,我希望不要搞砸,所以角色的服装、化妆、獠牙,还有模糊我视线的隐形眼镜,这一切是非常有帮助的道具,让我觉得我就是迦罗娜。我很高兴能有特效化妆,即便要在化妆间熬那么久也愿意。

《魔兽》中文角色特辑之宝拉·巴顿

Mtime:他们要给你的皮肤上色吗?
宝拉·巴顿:这块我真的很幸运,我原以为他们每天都要把我涂成绿色,对此我真的很头痛,我要怎么坐椅子上?我要怎么走?但最后他们还是说不用,电脑技术可以搞定,拍摄结束后再把皮肤处理成绿色效果会好得多,因为这样你可以看到她全身发热时脸如何发红,冷的时候、有情绪的时候又会怎样,这样的话看上去会更真实。
Mtime:带着獠牙说话或做表情会不会很困难?
宝拉·巴顿:一开始确实很困难,我花了点时间去适应,正式拍摄前,我就开始戴獠牙了。一开始很容易流口水,它也会改变我说话的方式,慢慢的它让我的下唇变得更宽,然后我就适应了。
Mtime:一方面迦罗娜非常勇猛,像个猛兽一般,另一方面,她也非常美丽性感,你是如何平衡她的这两个方面?
宝拉·巴顿:我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只想着塑造迦罗娜,她从哪里来,她是个骁勇的战士,也是个幸存者,我并没有刻意去表现她的性感。一开始她的服装,她身上没几块布,但在我看来,迦罗娜之所以这么穿,是因为她是个奴隶,她只能收集一些布料,给自己做一套衣服,因为她一无所有。

《魔兽》中文角色特辑之宝拉·巴顿

Mtime:你在本片和《碟中谍4》中都有很多动作戏,两部电影在体能训练上有什么不同吗?
宝拉·巴顿:这部电影不一样,首先他们对外形的要求不一样,他们希望我更有肌肉线条,所以在电影开拍前我就要做很多训练,每天两个半小时的训练,一周训练六天,吃蛋白质之类的,另外,在《碟中谍4》中,我学了很多防身术,也让我为本片做好了准备,但在本片中,我还要学习用剑、用刀、用棍等等各种防卫技巧,然后我还学了骑马,我从来没有真正骑过马,所以相比《碟中谍》,本片的体能挑战还是挺多的。
Mtime:你对吴彦祖的印象如何?
宝拉·巴顿:他很帅,这点不用说,他是位巨星,人很好,又很谦逊,但他也是一位优秀的演员,他在本片中的表演非常精彩,观众可能很难理解,因为你看到古尔丹是CG制作,但你要知道,古尔丹的灵魂,他的眼神,他的动作,他的声音,全都来自吴彦祖,他把自己变成了古尔丹,能和这么投入的演员合作,看到他如何入戏真的很棒。
Mtime:你们是一起拍摄还是分开拍摄?因为我知道他的部分都是动作捕捉,而你不需要。
宝拉·巴顿:是一起拍摄的,这正是《魔兽》的特别之处,这也是影片效果这么好的原因所在,因为它超越了技术,强调人的重要性,吴彦祖就在片场,只不过他穿着蓝色紧身衣,他就在你眼前和你说话,看着你的眼睛,这么做感觉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一直都是在同台对戏。
Mtime:人们会觉得本片会更吸引男性观众,在你看来,本片对女性来说有哪些看点?
宝拉·巴顿:很奇怪人们总是这样想当然,我见到很多女性都很喜欢这部电影,我自己就很喜欢,因为这是一部冒险动作片,我们都喜欢能摆脱现实,男性也喜欢,但片中也有爱情戏,它能打动你的心,非常动人。我觉得这肯定能吸引女性观众,至少我就很喜欢,但我觉得沉浸幻想世界就很棒了。